1. 主页 > 搞笑段子 >

枫桥夜泊是一首什么诗

张继的《枫桥夜泊》中“月落乌啼霜满天, 江枫渔火对愁眠古诗枫桥夜泊图片。”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影响。从字面意思我们理解为秋凉也半,霜气逼人,月亮落下去了,耳听乌鸦几声啼叫,眼看这江边的枫树和江岸的渔火,使人愁闷难眠。

枫桥夜泊是一首什么诗

除去字面意思细细考究“乌啼”按照习性乌鸦在夜间是不会活动的,是不会有啼叫声。作者在第一句写自己的见闻。但是有一种情况,就是乌鸦受到了惊扰乌鸦从树上飞起发出叫声,正好被张继看到,于是就有了月落乌啼霜满天。还有一种说法是:在寒山寺西三百米处,有一座乌啼桥。“据寒山寺主持说,乌啼桥建于隋大业七年,毁于清同治年间。”张继是看到月落乌啼,但是桥是在河上,地势较低,站在高处的张继应当不应该在那个位置看到桥上有月亮落下去的景象。古诗给我我们留下最大的魅力就是无限遐想,不能拘泥于单个字眼和单个事物,时间已过,真正是什么只有当时的作者才能体会到。在这首诗里我更倾向于乌鸦,因为只有被人惊到乌鸦的时候乌鸦才会飞起来有叫声。小时候就有这种经历,在晚上经过树底下稍微喊一下就会有很多鸟儿飞起来,月光透过树叶的缝隙落下来照到水雾里的冰晶,仿佛满天都是霜。

《枫桥夜泊》这首诗表达了作者怎样的思想感情?

《枫桥夜泊》描写了一个秋天的夜晚,诗人泊船苏州城外的枫桥。江南水乡秋夜幽美的景色,吸引着这位怀着旅愁的游子,使他领略到一种情味隽永的诗意美,写下了这首意境深远的小诗。表达了诗人旅途中孤寂忧愁的思想感情。 诗歌从盛唐到中唐的过渡,有两个代表性的人物,一是刘长卿,一是韦应物。但其实同时与他们两个相对应,还有两个代表性的人物也非常独特,也其实可以代表诗歌从盛唐向中唐的转变,而且他们两个都姓张,一个叫张继,一个叫张志和。 张继的具体生卒年,学术界还有争议,但比较确定的他曾经是天宝十二年的进士,而且他和刘长卿是好朋友,两个人诗歌唱和,多有往来,想来年龄与刘长卿大概也差不多,而张志和和韦应物的年龄大概是差不多对应的。 这首短小的七绝可以说是和张若虚的那首《春江花月夜》一样,是一篇孤篇横绝、盖压诗坛的杰作。张继本人《全唐诗》存诗一卷,四十多首,但其中学者还有认为有不少是伪托,想来确证的大概三十多首。 其他大多无名,但就这一首《枫桥夜泊》,就使得他像王湾的《次北固山下》一样,足以留名千古、千古不朽了。而王兆鹏老师根据大数据编辑的“唐诗排行榜”中,这首《枫桥夜泊》位列唐诗第七,可见其惊艳,而张继本人也因这一首诗名声大噪、名垂千古。

张继的枫桥夜泊这首诗诗人半夜为什么睡不着?心里在愁些什么?

《枫桥夜泊》是写愁诗的代表作品,诗人之所以发愁睡不着,既是对自己羁旅他乡而不知归期的忧愁,也是对国家前途命运的担忧。 这就需要联系这首诗的创作背景来分析。该诗是在“安史之乱”爆发之后,诗人张继在逃往江南避乱的途中,经过寒山寺时写下的一首羁旅诗。 “月落乌啼霜满天”,把战乱给百姓带来的满目疮痍的痛心感受体现得淋漓尽致。在逃亡避乱、寄居在外的半夜,听到了寺庙中传出钟声,那是一种何等的孤独、凄凉之感。当时“安史之乱”刚爆发不久,什么时候才能结束、结果如何,这些不得而知。因此,诗人不能不忧愁、不能不感慨,既是对国家命运的担忧,也是对自己处境的忧虑。

枫桥夜泊这首诗是什么朝代张继写的?

枫桥夜泊 唐张继 月落乌啼霜满天, 江枫渔火对愁眠。 姑苏城外寒山寺, 夜半钟声到客船。 [注释] 1.枫桥:桥名,在今苏州城外。 2.夜泊:夜间把船停靠在岸边。 3.江枫:江边的枫树。 4.渔火:渔船上的灯火。 5.愁眠:船上的旅人怀着旅愁,难以入睡。 6.姑苏:即苏州。 7.寒山寺:在枫桥西一里,因唐初一个叫寒山的诗僧在这里住过而得名。 〔今译〕 月已落下乌鸦啼叫秋霜满天, 江边枫树渔火点点对愁而眠。 姑苏城外寂寞清静寒山古寺, 半夜里钟声悠扬传到了客船。 [赏析] 秋天的夜晚,一艘远道而来的客船停泊在苏州城外的枫桥边。明日已经落下,几声乌鸦的啼叫,满天的寒霜,江边的枫树,点点的渔火,这清冷的水乡秋夜,陪伴着舟中的游子,让他感到是多么凄凉。此诗只用两句话,就写出了诗人所见、所闻、所感,并绘出了一幅凄清的秋夜羁旅图。但此诗更具神韵的却是后两句,那寒山寺的夜半钟声,不但衬托出夜的宁静,更在重重地撞击着诗人那颗孤寂的心灵,让人感到时空的永恒和寂寞,产生出有关人生和历史的无边遐想。这种动静结合的意境创造,最为典型地传达了中国诗歌艺术的韵味。 〔作者简介〕:张继,(生卒年不祥)字懿孙,襄州(今湖北襄阳)人。中唐时候的诗人。他的诗多登临记行,不假雕琢。《枫桥夜泊》是广为流传的名作。张继,字懿孙,襄州人(今湖北襄阳人)。唐代诗人,他的生平不甚可知。据诸家记录,仅知他是天宝十二年(公元七五三年)的进士。大历中,以检校祠部员外郎为洪州(今江西南昌市)盐铁判官。他的诗爽朗激越,不事雕琢,比兴幽深,事理双切,对后世颇有影响。但可惜流传下来的不到50首。他的最著名的诗是《枫桥夜泊》。 刘长卿有《哭张员外继》诗,自注云:“公及夫人相次没于洪州。”大约就在大历末年。他的朋友,除刘长卿以外,有皇甫冉、窦叔向、章八元、顾况,都是诗人。高仲武编《中兴间气集》,选录至德元年至大历暮年诗人二十六家的诗一百三十二首,其中有张继诗三首。高仲武评云:“员外累代词伯,积习弓裘。其于为文,不自雕饰。及尔登第,秀发当时。诗体清迥,有道者风。如‘女停襄邑杼,农废汶阳耕’,可谓事理双切。又‘火燎原犹热,风摇海未平’,比兴深矣。”从评语看来,可知他家世代是诗人,现在我们已无法知道他是谁的子孙。他的诗见于《全唐诗》者,只有四十馀首,其中还混入了别人的诗。但宋人叶梦得曾说:“张继诗三十馀篇,余家有之,”(《石林诗话》)可知他的诗,在南宋时已仅存三十馀首了。 在唐代诗人中,张继不是大家,恐怕也算不上名家,《唐诗品汇》把他的七言绝句列入“接武”一级中。如果千年绝唱《枫桥夜泊》诗没有流存下来,可能今天我们已忘记了他的名字。这首诗首先被选入《中兴间气集》,题目是《夜泊松江》。以后历代诗选,都收入此诗,直到《唐诗三百首》,使这首诗成为唐诗三百名篇之一,传诵于众口了。

转载请注明出处,本文地址: http://www.juhuixingcn.com/gxdz/4464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