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主页 > 经典语录 >

孟浩然写“水”奔放雄伟,王维写“水”壮丽磅礴,谁的气势更足?

唐代大诗人王维爱写山水田园诗,他有一首著名的五律,名叫《汉江临泛》。描写自己泛舟汉江,观三湘之水汇通荆州,再与长江“九派”合流的全过程。

孟浩然写“水”奔放雄伟,王维写“水”壮丽磅礴,谁的气势更足?

近代学者吴山民点评:起笔有《水经注》笔意。元代方回认为这首诗:中间两联皆言景,前联尤壮,足敌孟、杜《岳阳》之作。

孟浩然写“水”奔放雄伟,王维写“水”壮丽磅礴,谁的气势更足?

孟浩然写“水”奔放雄伟,王维写“水”壮丽磅礴,谁的气势更足?

意思就是说,方回认为:王维诗里的“江流天地外,山色有无中”描写雄壮,足以匹敌孟浩然的“气蒸云梦泽,波撼岳阳楼”,以及杜甫的“吴楚东南坼,乾坤日夜浮”。

孟浩然写“水”奔放雄伟,王维写“水”壮丽磅礴,谁的气势更足?

一、《汉江临泛》赏析《汉江临泛》——唐·王维

孟浩然写“水”奔放雄伟,王维写“水”壮丽磅礴,谁的气势更足?

楚塞三湘接,荆门九派通。

孟浩然写“水”奔放雄伟,王维写“水”壮丽磅礴,谁的气势更足?

江流天地外,山色有无中。

郡邑浮前浦,波澜动远空。

襄阳好风日,留醉与山翁。

诗作意译:

楚国的边界与三湘连接,汹涌的汉江之水,穿过莽莽古楚原,在荆门山下与长江的九条支流汇合。江水滔滔流逝,好像一直涌到了天外。两岸的青山重重,若隐若现,似有还无。

城郭仿佛浮在水面上,远处的天空,也随着波涛汹涌起伏。襄阳好山、好水、好风光,真想留在此地,邀晋代留守将军山简共醉一场。

王维这一首诗气韵生动中带着历史的沧桑感。首联从地理的角度描写出了荆楚大地所处的位置,恰好在三湘之水注入长江支流的中途。

在江河环抱之中,而汉江的汹涌波涛,就是随着时间逝去的历史功业。而江流滚滚,不尽不绝。最后穿过了凡人视觉的极限,流向天外看不到的地方。

于是王维又把目光转回到眼前,两岸青山隐隐,山色似有还无,这是突出了江面的宽阔。因为江面阔、远,所以山才会呈现出若隐若现的样貌。

颈联中又说“郡邑浮前浦”,城池倒映水中,就浮动在眼前。而远方的天空,则随着波滔摇荡起来。

最后一句中的“山翁”是指晋人山简,他是西晋山涛的第五个儿子。史书上介绍他是一个性格温厚文雅的人。

山简所处的时代,社稷倾覆,流寇四起。王族和权贵们都感到很害怕,不知道什么时候城池会被人攻破,唯独山简镇守襄阳,还整天过得逍遥自在。

传说山简每一次出游,都要到“习氏园林”的池上办酒宴,当地人称之为“高阳池”。有人把他醉酒的事情编成歌来唱,说他每天喝得酩酊大醉,日暮倒骑着白马回家。看到爱将葛强,还举着手问他,自己比并州游侠如何?

事实上,山简是一个温和敦厚的君子,而他的“醉酒”与刘伶一样,是为了避世解忧。王维所处的时代,表面上看还是春秋鼎盛,政治清明。

不过,忧患已经暗中埋下。他来到襄阳这座历史名城,爱上了这里的山川风物,才想到了山简这样一个和自己脾性相投的古人。于是说想约他出来,共醉一场。

二、王维“气势”稍弱《望洞庭湖赠张丞相》——唐·孟浩然

八月湖水平,涵虚混太清。

气蒸云梦泽,波撼岳阳城。

欲济无舟楫,端居耻圣明。

坐观垂钓者,徒有羡鱼情。

孟浩然这首《望洞庭湖赠张丞相》,前几日已经做了详细的赏析,这里就不再赘述了,感兴趣的朋友可以翻看我前几日的文章。下面,直接进入主题。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信佛,王维这一首诗虽然表面上大气,但是始终感觉欠了一点气势 。就连他欣赏的山简,也是一位性情温润,品格高尚的“假酒鬼”。

王维这一首五律,对仗比较工整,开头两句的确也有点《水经注》的意思。最为后人称道的是颔联的“江流天地外,山色有无中”两句,这是王维以画入诗的典型手法。

王世贞评价这首诗,说它首联“密不间发”,到了颔联,则是“开阔空白”,疏密相间,符合绘画理论。当然,也符合文学审美,的确是诗家俊笔。

不过,“俊笔”归“俊笔”,但是它几乎没有写出江水奔腾时那种壮阔、雄浑的气势。而他诗中真正突出气势的,是“颈联”中的两句。

第一句“郡邑浮前浦”和孟浩然《望洞庭湖赠张丞相》颔联中的“波撼岳阳城”意思一样,不过前者的“浮”字不如后者的“撼”字来得好。而第二句的“波澜动远空”,也逊于孟浩然的“涵虚混太清”的空灵。

至于王维的颔联的“江流天地外”和孟浩然的颔联的“气蒸云梦泽”相比,也显得气势不足。江流天地外,写长江奔流之远。虽然小有突破,但是并不能给人雄浑大气、波澜壮阔的感觉。

王维虽然通过“山色有无中”,来描写出了汉江上的迷蒙景色。有一种水墨浸染的调子,但是却和“雄浑”的风格背道而驰。

而孟浩然“气蒸云梦泽”却把洞庭湖上雾气蒸腾的景象,描写得十分盛大。水气是“上向”袅袅升起来的。只一个“蒸”字,就凸显出孟浩然在写景方面,非凡的想象力。

稍晚于他们的杜甫,在描写洞庭湖水势盛大的时候,别开蹊径。他不再写“江水平”了,也不写“江水流”了,而是写“吴楚东南坼”。

通过一个“坼”字,让大家看到了洞庭湖是怎样把吴、楚两个古国一分为二的,以此来表现湖面的宽阔。

然后,杜甫也想写天水相接的景象。可是孟浩然、王维都写过了,孟浩然让“涵虚”之水连接上了“太清”,而王维则让天空随着波滔摇动。

“太清”一词出自《庄子》,本义指的是天道,在这里代指广大的天空。两者在本质上并没有区别,只是在炼字上,“太清”强于“天空”。

于是,杜甫不能再直接写“天空”了,他要怎么写呢?他写“乾坤日夜浮”。“乾坤”这个意象就远比“太清”来得阔大,它既是天地,又是日月,也是阴阳。

浩瀚的洞庭湖,水势之盛,足以搅动天地、日月、山河、阴阳。让它们夜以继日,不断地在湖面上交替沉浮。所以要论写水势之盛大、雄浑,还有比这个更加波澜壮阔的吗?

结语孟浩然最拿手的就是写风景诗,他的《望洞庭湖赠张丞相》头两联,得到后世诸多诗评家的肯定。宋代蔡绦认为,描写洞庭湖水壮观景象的诗没有一首能超过它,看起来是有道理的。

尽管我认为气势最强的还是杜甫在《登岳阳楼》中的句子,不过单说描写水势的话,还是孟浩然的《望洞庭湖赠张丞相》,毕竟杜甫比孟浩然少写了 两句。

单以“气势”论高下,王维的《汉江临泛》和孟、杜一比,还是稍微有一点逊色了。这一点与他本人的性格和审美有关。

转载请注明出处,本文地址: http://www.juhuixingcn.com/jdyl/3776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