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主页 > 情感语录 >

白描绘景,对话显情:李清照《如梦令》分解

昨夜雨疏风骤,浓睡不消残酒。试问卷帘人,却道海棠依旧。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白描绘景,对话显情:李清照《如梦令》分解

词与诗歌相比,抒情更细腻、更狭深、更纯粹,也更能揭示深藏在人类心灵深处的情感。尤其当词是由具备多愁善感心理气质之女性词人来抒写时,能够形成一种别具风韵的轻柔秀美情怀。李清照的《如梦令》就是这样的经典之作,这首短短的小令运用了很多艺术技巧。下面略略探索一下此词的成功之处。

白描绘景,对话显情:李清照《如梦令》分解

白描绘景,对话显情:李清照《如梦令》分解

这首词最精妙的部分当属简短的对话。词人生性敏感多情,其实她早已知道窗外海棠花的命运,可她依然要"试问卷帘人"。这一问,就使情感的流动形成了一个跌宕,一个顿挫,把原本细细流淌的诗情拦腰折断,然后用"知否?知否?"的反问句式将情感宣泄开来,造成一种飞动的态势。这一问,把词人潜藏于内心的惜花之意淋漓尽致地展现出来,同时又形成曲折至深的艺术效果。这种表达方式既体现了词人心灵慧巧的特点,同时又不失活泼的趣味。词中对话的运用,显示了李清照超凡脱俗的才情。

白描绘景,对话显情:李清照《如梦令》分解

白描绘景,对话显情:李清照《如梦令》分解

全词只用了寥寥三十三个字,却一气呵成地写出了海棠花经历风雨的前后变化。词人并没有正面去写海棠,而只是通过自己生活中的起居细节和生活片段来展现。全词的精髓全在于"绿肥红瘦"的高度概括中。从这四个字里,我们可以感知到词人对即将逝去的春天有一种婉转曲折的感慨和淡淡的愁绪。不经意之间,词人写出了残酒、浓睡、卷帘、对话等许多生活细节,通过这些生活片段,掺以雨疏、风骤等天气,和庭院中"绿肥红瘦"的海棠,构筑起女词人特有的生活点滴。李清照最善于从日常生活细节里提取诗意,而且一经发掘,便风韵天成。

这首词采用白描手法展开,篇幅短小,一问一答不见得有何奇妙之处,都是再简短、再常见不过的话语。卷帘人的回答只有四个字"海棠依旧",词人的问话被省略掉了,所以虽然采用白描的手法,却并不是普通的平铺直叙,而是暗含高妙的技巧。这种结构使每一个字、每一句话都能让人产生联想,有如一幅戏剧对话场景的呈现。场景本身虽平淡无奇,但闭目一想,却发现每个意象都不是词单意孤。这正是这首词的可贵之处,用最精练的对话去展现诗意,词中所包含的意旨词人并未点明,但我们却分明能够感知到那浓厚的惜春情意。词人白描的对象是海棠花,"绿肥红瘦"四个字之中,真正写花的只有一个"瘦"字,"瘦"意味着花瓣的凋零,海棠花生命的消逝。惜花伤春在宋词中非常常见,它是词人的生命理念的一种传达,表达的是词人对生命的理解。"无可奈何花落去",花与人似乎心有灵犀、物我相通。

李清照如丹青妙手,能准确抓住事物最本质的特征,用精练的语言进行生动的传达,使读者如见其景,如临其境。"绿肥红瘦"四个字就以色彩鲜明、对比强烈而最具视觉效果。

这首小令还有很多鲜明的特点。

形象。 "绿肥"写的是海棠叶,经过一夜雨水的冲刷与滋润,绿叶应该变得更加肥硕,苍翠欲滴而生机勃勃。"红瘦"写的是海棠花,经过一夜风雨的吹打,枝头原本繁盛的花瓣稀疏错落,所剩无几。花朵最怕的便是风雨的侵袭,海棠花花期原本就不长,风雨只会加速它的消亡。"绿肥红瘦",用最简练的字眼传达出了最丰富的变化,形象鲜明。

细腻。全词将各种关系错落有致地展现出来,意味深长。我们至少可以感知到海棠花的各个侧面:叶多花少的比例、绿深红浅的色彩、仁慈的词人与麻木的侍女……词人用"肥""瘦"来形容花和叶,巧用拟人的修辞手法,给人耳目一新的感觉,写出了雨后花朵的神韵,观察细腻。

心理。词人写花,其真正目的却并不是花,而是通过花来写人,写人的生命变化。所以表面上围绕着惜花伤春的心理来进行描写,其实质却是借花传情,以花喻人,人与花一样,青春一旦逝去,便永不再来,只剩下"无可奈何"的感伤。"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这些名句和这首词的心理如出一辙,都是一种生命感伤之心理和意绪的传达。

全词写昨夜只用四个字——"雨疏风骤",风雨交加的画面如在眼前;写今晨也只用了"浓睡不消残酒",一种春困与晚起也再度呈现;写词人是"试问",体现出一种深深的惜花情态;写卷帘人的回答只是简洁得不能再简洁的"依旧"二字;词人的反驳也总共不过十个字"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用语极少却形象生动,尤其是一个"瘦"字,用得非常含蓄,既写出了花朵的凋零,又借花期点明已是暮春时节,还体现了对日渐凋零的花朵的怜惜。这一切都归功于李清照高超的语言驾驭能力。

意境。整首词在不经意之间点化了两首唐诗,形成一种深婉的意境。第一首诗是孟浩然的《春晓》:"春眠不觉晓,处处闻啼鸟。夜来风雨声,花落知多少。"《春晓》用啼鸟唤醒沉睡的生命,象征生命意识的复苏,让人感知到春光之易逝。第二首化用晚唐韩僵的《懒起》:"昨夜三更雨,今朝一阵寒。海棠花在否?侧卧卷帘看",通过对雨后海棠的关心来表现诗人的日常起居。李清照把这两首诗的意境全部点化进了《如梦令》之中。除此之外,还能引起读者一连串的联想与追问,昨夜残酒是因何而饮?词人的内心深处有什么无法宽慰的私人情怀呢?无沦如何推测,词中始终含有一种对青春美好年华的珍惜之情,这是古往今来多情人所共有的。所以当我们千年之后读着李清照的词句总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喜爱之情,是因为她艺术地道出了隐隐约约埋藏在我们心底却又道不出的情感。整首词不但音美、调美、境美、情美,更在于其间萦绕的淡淡忧伤,在于她袒露出了词人心理变化的轨迹,在于其耐人寻味的意境。

这首词的妙处当然还不止这些,所以历来好评如潮。"绿肥红瘦"的确"人工天巧,可称绝唱" (清王士稹《花草蒙拾》),轻巧尖新,世罕其匹,堪称"绝妙好词"。"当时文士莫不击节称赏,来有能道之者"(明蒋一葵《尧山堂外纪》)。胡仔《苕溪渔隐丛话·前集》说"绿肥红瘦,此语甚新",《蓼园词选》说此词"短幅中藏无数曲折,自是圣于词者。"

转载请注明出处,本文地址: http://www.juhuixingcn.com/qgyl/3754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