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主页 > 情感语录 >

诗词曲赋,诗词曲赋|名著感怀:红楼沧海,悲天悯物,更生凄冷,怜乱世佳人

《如梦令●葬花》

诗词曲赋,诗词曲赋|名著感怀:红楼沧海,悲天悯物,更生凄冷,怜乱世佳人

诗词曲赋,诗词曲赋|名著感怀:红楼沧海,悲天悯物,更生凄冷,怜乱世佳人

诗词曲赋,诗词曲赋|名著感怀:红楼沧海,悲天悯物,更生凄冷,怜乱世佳人

黛玉葬花悲恸诗词曲赋。苦叹更生闺空。怜乱世佳人,玉殒夜之断梦。如梦。如梦。残月香消花冢。

诗词曲赋,诗词曲赋|名著感怀:红楼沧海,悲天悯物,更生凄冷,怜乱世佳人

注:正文33字,押词林正韵。一部(仄)

作者:净德,茶文化爱好者,诗词曲赋爱好者。现居深圳,从小在广东梅州市蕉岭县的山里长大,喜欢大山的幽静,石窟河水的洁净。来到大城市,一有空就喜欢坐下来喝茶、读书、思考,慢慢地感悟人生的得与失,找寻内心的一片净土。

原著欣赏:如梦令

[五代]后唐庄宗

曾宴桃源深洞。一曲舞鸾歌凤。平仄平平平仄。仄仄仄平平仄。

长记别伊时,和泪出门相送。平仄仄平平,平仄仄平平仄。

如梦。如梦。残月落花烟重。平仄。平仄。平仄仄平平仄。

后唐庄宗一般指李存勖(五代时期后唐开国皇帝)

李存勖(xù,一作“勗”)(885年12月2日-926年5月15日),唐庄宗,小字亚子,代北沙陀人,生于晋阳(今山西太原)。唐末五代军事家,后唐开国皇帝,晋王李克用之子。

为什么红楼梦诗词曲赋里有那么多的蹊跷?

诗词曲赋,诗词曲赋|名著感怀:红楼沧海,悲天悯物,更生凄冷,怜乱世佳人

前面几章内容专门讨论了红楼梦的诗词,当我们研读红楼梦时,一定不会忘记诗词关键性的作用,红楼梦里有佛道思想,自然少不了和佛教徒有联系的诗词,佛家也常以诗来宣传佛教教义。《五灯会元》卷一讲过一个故事:“世尊在灵山会上拈花示众,是时众皆默然,唯迦叶尊者破颜微笑。世尊曰:吾有正法眼藏嘱诸摩柯迦叶。”佛教的教义难以尽说,所以佛祖释迦摩尼拈花示众以启发弟子们,自己去领悟。红楼梦里的诗词其实也有同等效用,“是时众皆默然,唯迦叶尊者破颜微笑”,说明只有迦叶有所领悟,所以得到释迦摩尼的青睐,成了禅宗的创始人。红楼梦里多处于老庄思想有关系的诗词更接近于禅宗,而禅宗祖师六祖慧能认为“一念若悟,即众生是佛,故知一切万法,尽在自身中,何不从于自心顿现真如本性”。他强调:“令学道者顿悟菩萨,令自本性顿悟。

诗词曲赋,诗词曲赋|名著感怀:红楼沧海,悲天悯物,更生凄冷,怜乱世佳人

这里再简单说一下辞赋,具有古代文化和欣赏水平的红迷,也不应当忽略赋的研究。赋在古代文学范畴中有两种涵义:一种是修辞手段,另外一种是文章体裁。忽略作为修辞铺陈的赋,讨论文章体裁的赋。早先修辞手段由于被大量应用,加上另外一呰因素的影响,逐渐形成了显得富有特色的一种文体——赋。辞与赋本是相同因而可以互称的文体。西汉末年,大学者刘向编集屈原、宋玉等人的作品,总称为《楚辞》,意即楚人之辞,可是到了他的儿子刘歆协助他编定皇家藏书目录《别录》和《七略》时,却分别题为 《屈原赋》、《宋玉赋》等,可见在汉代人心目中,辞赋是没有分别的。

诗词曲赋,诗词曲赋|名著感怀:红楼沧海,悲天悯物,更生凄冷,怜乱世佳人

现在我们说说红楼梦里的诗词曲赋。在我们的阅读过程中,有一个很奇异的现象,那就是这些镶嵌在文本里的诗词曲赋,有的和文本呈现出不和谐的地方,也就是诗词曲赋里描写的景物和人物与正在进行的文本不但存在差异,而且有的有着巨大的不同。一般专家和读者对这些看起来不和谐的诗词曲赋采取三种态度:一个是只关注文本,对那些明显不协调的诗词曲赋采取直接忽略的态度;还有一种就是无视文本和诗词曲赋的涵义的差别,硬性将两种含义不同的文体的意思捏合在一起,绝大部分是违心的将诗词曲赋将其涵义往文本上牵强附会。第三种是那种比较认真的读者,他们会渐渐怀疑红楼梦的作者是不是不懂诗词,是不是在这里有瑕疵或者写错了等等。其实这三种态度都是不足取的,第一个忽视的态度将直接伤害文本的完整度,失去破解红楼梦秘密的机会,第二种态度为了牵强附会,刻意扭曲诗词曲赋的真实涵义以获得与文本的一致,其实是曲解了诗词曲赋的作用,从而对诗词曲赋本身也造成伤害。第三种态度就有点自欺欺人了,红楼梦作者一代诗家和词宗,几十年的辛苦,十年的增删写就红楼梦这部伟大著作的努力,让那些质疑者一笔就否定了。这里试举几例:

第一,贾雨村的野心。

红楼梦第一回,当甄士隐和贾雨村偶然相遇,在中秋夜里对坐畅饮的时候,雨村此时已有七八分酒意,狂兴不禁,乃对月寓怀,口号一绝云:

时逢三五便团 圆,

满把晴光护玉栏。

天上一轮才捧出,

人间万姓仰头看。

再加上喝酒前贾雨村高吟一联曰:玉在匮中求善价,钗于奁内待时飞。一下子贾雨村就被后世读者推到了风口浪尖,众人直斥贾雨村有野心,加上对被拐卖的甄英莲见死不救,更被世人贴上了有不臣之心的标签,就连这里的脂批也说:[甲戌侧批:奸雄心事,不觉露出。]

第二,秦可卿的品行。

红楼梦成书以来,秦可卿一直是某些文人诟病的对象,金怪在她死后极尽哀荣,但是作者为了某些尊者讳,仍然自觉或不自觉将她和不伦事件牵连在一起。而她的不良品行被怀疑的一个来源就是红楼梦第五回里的曲子。[好事终]画梁春尽落香尘。[甲戌侧批:六朝妙句。]擅风情,秉月貌,便是败家的根本。箕裘颓堕皆从敬,[甲戌侧批:深意他人不解。]家事消亡首罪宁。宿孽总因情。[甲戌双行夹批:是作者具菩萨之心,秉刀斧之笔,撰成此书,一字不可更,一语不可少。]

第三,贾宝玉的相思。

贾宝玉受邀,到冯紫英家里赴宴,在酒桌上唱了一曲红豆曲,只听宝玉唱道:

滴不尽相思血泪抛红豆,

睡不稳纱窗风雨黄昏后,

忘不了新愁与旧愁,

咽不下玉粒金莼噎满喉,

照不见菱花镜里形容瘦。

展不开的眉头,捱不明的更漏。

呀!恰便似遮不住的青山隐隐,流不断的绿水悠悠。

这里好多专家学者的解释是抒发了贾宝玉对林黛玉的相思之情,真让人疑惑不已,早上贾宝玉才从怡红院出来,吃个酒晚上就回怡红院了,难道片刻的分离就让贾宝玉如此撕心裂肺的思念吗?

第四,联诗。

最后举一个书中的“即景诗”的例子。第五十回在芦雪庵李纨、探春等十人的诗,其差异之大超乎我们的想象了。即景的芦雪庵是怎样的景色?文中写道: “盖在傍山临水的河滩之上,一带几间茅芦、土壁、槿篱、竹牖,推窗便可垂钓。四面皆是芦苇,掩护一条去径,逶迤穿芦度苇过去,就是藕香榭的竹桥了。”宝玉和其他姐妹这个时候踏雪而来,大家都是雪天的装扮,有的雪帽鹤氅,有的戴笠登屐,有的围着大斗篷,还有的打着绸油伞……这些是芦雪庵的实景。然而,如果我们将联吟的“即景诗”细读就发现,诗词里并无一句涉及上述的景物,而且它的中心思想好像在展示、怜悯、描述或赞颂另外一种事物,赞颂的有:“麝煤融宝鼎,绮袖笼金貂,光夺窗前镜,香粘壁上椒”之类,怜悯贫苦的有:“僵卧谁相问”、“煮酒叶难烧”,“清贫陋巷瓢”。也有写荒凉景致的:“野岸回孤棹,吟鞭指灞桥”,“深院惊寒雀,空山泣老鹗”,“没帚山僧扫,埋琴稚子挑”。这些诗句显然和赏雪吃鹿肉不沾边,至于名为“即景”,却丝毫不与当时、当场的情景物色搭配,难道这里是作者的疏忽或错误不成?

虽然作为诗歌、音乐、舞蹈,它们是同源的,它们或来源于劳动人民的生活,或来源于传统的宗教祭祀,但三者之间关系之密切却是无可争议的。红楼梦的诗词曲赋显然从我国古代文学中的诗经下来一路取经,其韵文涵盖我们所能见到的几乎所有文体,但是内在含义早已经发生了变化。

前面我们提到了一喉两歌,显然五美吟和薛宝琴的十首怀古诗就属于一喉两歌的范畴,而其他的诗词曲赋所描述的,除了大观园景的描写,其他的诗词曲赋大部分都显然在描写与当时当地截然不同的事,那些要么是过去了的事情,要么是真的有难言之隐只可以通过诗词曲赋隐晦的表达,而那过去了的事情也包含着作者在当时情况下无法言说的秘密。

转载请注明出处,本文地址: http://www.juhuixingcn.com/qgyl/4456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