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主页 > 诗词名句 >

一座姑苏城,半部江南诗:忽然,想去苏州了

一座姑苏城,半部江南诗:忽然,想去苏州了

物道君语:

一座姑苏城,半部江南诗:忽然,想去苏州了

春夏秋冬,苏州的四季,总是风情万种。

一座姑苏城,半部江南诗:忽然,想去苏州了

有时候有时候,没有什么理由,忽然,就想去苏州了。

一座姑苏城,半部江南诗:忽然,想去苏州了

一座姑苏城,半部江南诗:忽然,想去苏州了

一座姑苏城,半部江南诗。

一座姑苏城,半部江南诗:忽然,想去苏州了

一座姑苏城,半部江南诗:忽然,想去苏州了

苏州,苏州,是中国人梦中的后花园。

一座姑苏城,半部江南诗:忽然,想去苏州了

一座姑苏城,半部江南诗:忽然,想去苏州了

“这里的流水太清,这里的桃花太艳,这里的弹唱有点撩人。这里的小食太甜,这里的女人太俏,这里的茶馆太多,这里的书肆太密……”

一座姑苏城,半部江南诗:忽然,想去苏州了

一座姑苏城,半部江南诗:忽然,想去苏州了

你让我说你什么好,苏州?只怪你过分美丽。

一座姑苏城,半部江南诗:忽然,想去苏州了

图片1|摄影师阿仁©

一座姑苏城,半部江南诗:忽然,想去苏州了

图片2|一尘 ©

一座姑苏城,半部江南诗:忽然,想去苏州了

她的眉目,如画

一座姑苏城,半部江南诗:忽然,想去苏州了

苏州,是一座水做的城。她的眉目,是一湾碧水。

一座姑苏城,半部江南诗:忽然,想去苏州了

一座姑苏城,半部江南诗:忽然,想去苏州了

诗人杜荀鹤说:

一座姑苏城,半部江南诗:忽然,想去苏州了

君到姑苏见,人家尽枕河。

一座姑苏城,半部江南诗:忽然,想去苏州了

古宫闲地少,水港小桥多。

一座姑苏城,半部江南诗:忽然,想去苏州了

夜市卖菱藕,春船载绮罗。

一座姑苏城,半部江南诗:忽然,想去苏州了

遥知未眠月,乡思在渔歌。

一座姑苏城,半部江南诗:忽然,想去苏州了

一座姑苏城,半部江南诗:忽然,想去苏州了

“人家尽枕河”,穿过小桥流水,粉墙黛瓦错落而至,如一幅中国山水长卷。

一座姑苏城,半部江南诗:忽然,想去苏州了

一座姑苏城,半部江南诗:忽然,想去苏州了

船桨摇摆,晃晃荡荡推开水波,江南是前生相见的缘,苏州是今生的梦。

图片1|一尘 ©

图片2|Michael-Hakel ©

不知何处吹来的风,花香扑簌簌洒了一身,你我宛如画中人。

最美是飘着小雨的时候,天上的水,与人间的水,连绵成苏州的眉目清明,含情脉脉一水间。

撑着一把小伞,悠悠走过打湿的青石小巷。小巷幽深曲折,如戏台上的水袖,温柔地将你双眼闭了起来。

苏州的城啊,就是水做的一幅画啊。造物主的袖子一泼,便是一幅水墨丹青,眉目如画。

图片2|不学无术的胖胖同学 ©

她的骨肉,玲珑

理想的生活是什么样子?我想,大抵是苏州园林的模样,门外是红尘闹市,门内是桃源仙境。

“一扇花窗,框起唐诗的皎皎明月。一汀水榭,流动宋词的花光水影。几叠湖石,堆就出江山如此多娇。九曲回廊,通向清幽的百花深处。”

拙政园的香洲,种满一池清莲,清心明志。“绝怜人境无车马,信有山林在市城。”浮沉半世,只想有一处悠然自得的心。

图片|mingcat ©

图片|mingcat ©

狮子园是佛在人间的净土,每一块太湖石形如狮子,或坐或卧,或酣睡或怒吼。见山,观石,一路行走,一种修行,“人道我居城市里,我疑身在万山中。”

图片1|Hirata Kun ©

图片2|Frank Lee's Gallery ©

最爱留园,窈窕可爱。绕水一周,如走过四时之景。春天的春风池馆,风吹百草香。夏天的涵碧山房,莲叶甜甜。秋天的闻木樨香轩,桂子飘香。冬天的可亭,慢煮江山,独钓寒雪。

图片1|mingcat ©

图片2|冷逝雪 ©

曾遇见一位苏州老人,他说:“这一面墙最好的观赏时候,是下午三四点,树影会落在墙面正中,今天刚好天气不错,阳光会把墙打得格外亮,和树影的对比更分明。”

“不到园林,怎知春色如许?”若非常常慢游园林,怎知这般曼妙?苏州人太懂得风淡云轻间的浪漫。

园林,便是苏州的骨肉,玲珑有致,拴住了苏州人,也留住了每一个过客的心。

图片|庸人蛋扰 ©

她的声音,好听

苏州的声音,是那一口吴侬软语。苏州有她的浅吟低唱,是一曲评弹。

“苏州姑娘嗲无边”,年轻的女孩叫“小娘鱼”,林妹妹就是姑苏女儿,只消说几句吴语,轻柔软糯,回眸时的娇俏,听的人心都软了,只想把世间温柔都给了。

其实苏州人无论男女,说话都是如此,只觉如黄鹂鸣翠,“语调平和而不失抑扬,语速适中而不失顿挫"。尤其是上了年纪的老先生,轻缓平稳地说话,大有儒士之风。

图片1|qunfeng ©

图片2|朱小薄先森 ©

吵架时,苏州人经常会先说一句:“请侬吃(qie)记耳(ni)光。”骂人也要先征求对方意见,当真是彬彬有礼。

走在街头巷陌,精雕细琢的木门,突然,满街的脚步静了,满天的香樟树也不动了,一曲评弹咿咿呀呀地传进耳朵来。

图片1|OneDayFoto ©

图片2|哎呦喂喂喂 ©

千年的歌谣,在苏州静静地流淌着,旧时光仿佛从未走远。

走在苏州城里,听着那一口温文谦雅的苏州话,就像回到那首《从前慢》:"记得早先少年时,大家诚诚恳恳,说一句是一句。”

她爱吃,爱美

苏州人爱吃,不时不食,不正不食,不繁不食,曾是中国菜的巅峰。

作家陆文夫说苏州的吃食,着重点是色彩与形状。“红黄白蓝色彩斑斓,龙凤呈祥形态各异。”苏州人爱吃,更爱美。

水嫩莹润的樱桃肉,是春天的“一树樱桃带雨红”。太湖三白,是秋夜里的“江心秋月白”。季节被苏州人写进了食单中,精致从来都不是堆砌,而是一日三餐的用心。

清晨慵懒时,去吃那一碗销魂的浇头面,香飘四溢。天气寒冷时,去吃街头那一锅糖炒栗子,甜到心坎。冬天的夜晚,去吃一碗香甜温暖的糖粥,是“红云盖白雪”,治愈人心。

最绝的当是响油鳝糊和虾仁锅巴,滚油一浇,“渣呀”, 有色有香,有滋有味。

苏州人爱喝茶,叫吃茶。嗑着瓜子,听着评弹,悠闲地过上一天,也不觉孤独。因为有茶,有曲,有梦。

郁达夫曾感慨:“我只觉得玄妙观里的许多茶馆,是苏州人的风雅的趣味的表现。”

图片|睡猫 ©

上有天堂,下有苏杭。平生只恨未生在姑苏。

忽然,想去苏州了,想去苏州的街头走一走,想在青石桥上留一留,想在烟雨中遇见一个丁香般的姑娘,想回到那个江南的梦中。

忽然,想回苏州,想回那个古老的中国……

图片|图门Jax ©

文字为物道原创,转载请联系作者。

转载请注明出处,本文地址: http://www.juhuixingcn.com/scmj/3752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