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主页 > 诗词名句 >

诗词杂品——《题李凝幽居》唐贾岛

《题李凝幽居》唐贾岛

诗词杂品——《题李凝幽居》唐贾岛

闲居少邻并, 草径入荒园。

诗词杂品——《题李凝幽居》唐贾岛

鸟宿池边树, 僧敲月下门。

诗词杂品——《题李凝幽居》唐贾岛

过桥分野色, 移石动云根。

暂去还来此, 幽期不负言。

首联:“闲居少邻并,草径入荒园。”展现了一个幽寂、荒古的格调,诗奴写这个比较拿手。这一联的“入”字特别有味道,它并没有把“草径”从“荒园”中割裂出来,显得特别完整。

颔联:“鸟宿池边树,僧敲月下门。”这里的“推敲”是很出名的一个典故,也有一堆话可以写。总体上这一联在写“归藏、入静”的,这个在传统文化中不是什么秘密,仔细体会不难切入。

颈联:“过桥分野色,移石动云根”。

“过桥分野色”的“过”字,是动词活用做形容词,“过”是“桥”的一个功能,用这个功能,来诱引我们去体会“桥”的那个本质。所以,如果要把“过桥分野色”这句诗翻译成现代汉语,可以是:“一带而过的桥,把旷野的景色分为两半”。然后,我们再去体会这句话背后的含义:“桥分野色”以后,桥边有两片“景色”,桥的左边是“一片野色”,桥的右边还是“一片野色”,两片都是“野色”,实际上是一大片野色;“一带而过的桥”,只是我们觉察这浑然如一的“野色”的一个依凭而已。

所以“过桥分野色”,意境的主题就是“野色”,它讲的是一个“合”的概念,但是贾岛恰恰不用“合”字,而是用了“过”、“桥”、“分”,三个与“合”对立的字眼,尤其那个“分”字,让我们去“照”那个背后的,“一合成真”的境界。诗写到这里,是相当高明了。

下一句“移石动云根”,同样位置的“移”,也是动词用做形容词,不是说谁去搬石头,它是说“石头”变得会移动了。会移动的石头是什么石头?是“活”的石头。所以这句话讲的是一个“活”的概念。

我们一般会用“石头”去比喻“死板”的东西,是“不动”的象征;而“云”千变万化,没有定型,是“动”的象征。但是“云根”,那个“动”的根本,那个千变万化,“万变不离其宗”的“宗”,也就是“云根”,到底是“动”还是“不动”?怎么去体会?到底是个什么境地?又如何去描述?其实它既不是不动,也不是动,它是一个跳脱的形象,这叫做“活”。这句话里,一堆“死物”,但偏偏却是在讲“活”。

尾联:“暂去还来此,幽期不负言。”说这是个好地方,我先回去了,有空一定还来玩。当然还有一些隐晦含义,这个属于人生观的问题,各自体会就成。

所以贾岛写诗很好玩,他写“合”,写“活”,都是打哑谜的,写的特别迂回,又非常的精准独到,所以他说“两句三年得,一吟双泪流,知音如不赏,归卧故山秋”。说明那个年代看懂这些的也没多少人。其实像贾岛这样的诗,还有很多的,如果在品透贾岛的这首《题李凝幽居》和上一首,张九龄的《望月怀古》的意境的情况下,去给两人当时心境做个比较,会发现,还是有一点点差异的。

这个差异可以归落回颔联的“僧敲月下门”上。韩愈当时给贾岛的建议,是用“敲”,故事里也给了一个“用声音反衬寂静”的理由,也没错。我们如果单从境界上讲,“敲”字更点出了“临门”、“初叩”的含义,而且我个人觉得,如果不顾平仄的话,用“叩”字可能会更恰当,因为“叩”字在“临门”、“初叩”的基础上,还带有“叩问”、“求索”的含义。幸好,历史最终又补了一个“推敲”的典故流传于世,硬生生把“敲”字扩展成“推敲”,还借这个典故,把“叩问”、“求索”的蕴意也冠给了“推敲”二字上,让人不禁唏嘘。

所以,“文化”这个东西很有意思。不断传承的文化,一直都有这么一个好处,那就是它自身有着很强的“生命力”,它像一个鲜活的生命体一样,会不断地、自发地去充实和完善自己,应时化用、去芜存菁,个中玄妙,真让人无尽感慨。

诗词小讲堂——题李凝幽居

贾岛(779—843年)

诗词杂品——《题李凝幽居》唐贾岛

唐代诗人,儒客大家

诗词杂品——《题李凝幽居》唐贾岛

字阆(làng)仙,一作“浪仙”

诗词杂品——《题李凝幽居》唐贾岛

人称“诗奴”

诗词杂品——《题李凝幽居》唐贾岛

与孟郊共称“郊寒岛瘦”

诗词杂品——《题李凝幽居》唐贾岛

早年出家为僧,号无本

诗词杂品——《题李凝幽居》唐贾岛

自号“碣石山人”

诗词杂品——《题李凝幽居》唐贾岛

贾岛出身贫寒

诗词杂品——《题李凝幽居》唐贾岛

30岁之前一直没能中举

诗词杂品——《题李凝幽居》唐贾岛

后来,他迫于生计出了家

诗词杂品——《题李凝幽居》唐贾岛

成了一个颇有诗才的普通和尚

诗词杂品——《题李凝幽居》唐贾岛

一次,贾岛想去一个叫李凝的隐士朋友家

诗词杂品——《题李凝幽居》唐贾岛

可转了半天才发现自己根本不认识路

诗词杂品——《题李凝幽居》唐贾岛

等寻到李凝家中时天色已晚

诗词杂品——《题李凝幽居》唐贾岛

李凝也并不在家

诗词杂品——《题李凝幽居》唐贾岛

贾岛只好留诗一首

诗词杂品——《题李凝幽居》唐贾岛

以此告知李凝自己来过

诗词杂品——《题李凝幽居》唐贾岛

第二天

诗词杂品——《题李凝幽居》唐贾岛

贾岛又吟诵起了自己写的那首小诗

闲居少邻并,草径入荒园。

鸟宿池边树,僧推月下门。

过桥分野色,移石动云根。

暂去还来此,幽期不负言。

这时才觉得自己诗作中的“推”字用得不妥

琢磨着要不要把此字改为“敲”

正在贾岛反复思索的时候

京官韩愈迎面而来

贾岛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

不知不觉间便闯入了韩愈的仪仗队

差人认为贾岛疯癫

便将他带到韩愈面前

让韩愈问话

韩愈得知缘由后

并不气恼

还很有兴致地与贾岛一同讨论起来

韩愈思索过后也觉得“敲”比“推”好

并将原因告知了贾岛

坚定了贾岛修改诗作的想法

贾岛就这样将这句诗改成了

“鸟宿池边树,僧敲月下门”

还因此事和韩愈交了朋友

“推”和“敲”自此也组成了常用词“推敲”

后人常用此语来

比喻作文章或做事时反复琢磨、斟酌

以期达到最佳

而这首《题李凝幽居》

也就此成为了千古名作

转载请注明出处,本文地址: http://www.juhuixingcn.com/scmj/3761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