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主页 > 唯美句子 >

风吹花开蝶自来的全部诗句(蝶来风有致 是谁的诗句?)

佛家有“顿悟”之说。翻翻记载,高僧学道,有举头见月顿悟的,有汲水折担顿悟的,有见砍树倒地顿悟的,有举手不见指头豁然大悟的。我资质凡俗,难窥其中奥秘。然而艺术也有类似的顿悟,是确实的。唐代草圣张旭见公孙大娘舞剑书法大进,即是一例。大概艺术修养到了一定程度,只要捅破一层窗纸便可顿然达到一个新境界。这往往借助一种偶然的机缘。助我捅破窗纸的不是连篇累牍的大家名篇,却是臧老口授的“蝶来”两句,也算是一例。这两句诗的出处,有待查考,然而只是前辈妙手偶得之句,并不见于著录,也说不定。

蝶来风有致,人去月无聊。此乃常州赵仁叔的句子,一生只传此一联耳。)[清]袁枚《随园诗话》卷一:“常州赵仁叔有一联云:蝶来风有致,人去月无聊。仁叔一生,只传此二句。”

蝶来风有致,人去月无聊。

 据说赵仁叔一生,只留下这两句诗(见《随园诗话》卷一)

。然而这两句诗也确实是妙,所以独传于世。

  这是一联工对。工对不难,难在以实写虚,而虚实之间神

形兼妙!

  本来就是有风的。但“风”是什么模样,不知道。不知道

也就无从刻画!诗人妙在移形于蝶。飞来的蝴蝶,因风而飘忽

有致,岂是蝶之舞,直是画出了风的曲线,因蝶之舞而是这般

美丽!是以蝶舞之形,而传出了风的无形之神韵。

  月,特别是与人共对之月,那幽淡的其凉如水之清光总是

美的。然而一旦人去楼空,独此一轮苍白的月,似乎久久不动,

老浮在天上,无一情趣,苍白而已,何其无聊!月岂非亘古如

斯,只是过去因为有人与共,因为快乐而不识罢了。则有情之

人的寂寞之感,却于无情之月的冷漠而凸显了!

  人云:人要直,诗要曲。如此诗,可谓曲尽其妙了。

[清]袁枚《随园诗话》卷一:“常州赵仁叔有一联云:蝶来风有致,人去月无聊。仁叔一生,只传此二句。”

转载请注明出处,本文地址: http://www.juhuixingcn.com/wmjz/37962.html